首頁 > 新聞中心 > 縣市新聞 > 沅陵縣 > 正文

讀二酉·說沅陵| 千里沅江 醉美沅陵①

河流,繁衍生命,潤澤萬物,催生城市和村莊。千百年來,一條條河流,流過了春秋爭鳴,先秦兩漢,大唐風云,宋雨啁啾;流過了羅馬大帝,瑪雅符咒,雅典城邦,阿茲特克神跡。一條條河流,衍生一段段歷史,潤澤一個個族群。每一滴水都有著自己的來歷,每一朵浪花都有著自己的思想。親近它的漣漪,親近它的光芒,親近它的波濤,親近它的歌響,一條河流的流向,必然是所有生命、城市與村莊的方向。

千里沅江,從都勻云霧山上的龍頭江起身,從平越大山的重安江出發,一個從南,一個從北,在林中寂靜,在山澗安詳,溫婉中倒映著風景,清泠中沉淀著跡象。南北兩源在凱里岔河匯合后成為清水江,然后,一路向東,高奏生命的凱歌,至臺江納小江河,至劍河納南哨河,至錦屏河口納烏下江,至三江鎮納洞河、亮江,于天柱甕洞鎮出貴州入湖南芷江大垅鄉,至洪江托口納渠水,至黔城與潕水匯合,釋放著璀璨的光芒,擁有了一個沉雄靈動的名字,叫沅江,又名沅水。自此,倔強奔騰的沅江,至洪江納巫水后北流至溆浦江口鎮納溆水,至辰溪納辰水,至瀘溪納武水,至沅陵納酉水,勢吞“五溪”后,直至漢壽注入洞庭湖,然后匯入長江,直達“九省通衢”的武漢。干流全長1033公里(其中湖南境內568公里,懷化境內477公里), 流域總面積89163平方公里,湖南境內51066平方公里。

千里沅江,在武陵雪峰兩大山系之間,激蕩沖折,逶迤周旋。雪峰山脈巍峨厚壯,武陵山脈神秀挺拔,沅江則在兩山之間縱深彎曲,磕磕絆絆,深深淺淺,不懼蹉跎,背負著時光荏苒的足跡,承載著無數夢想的恩澤。“萬里梯航通六詔,五溪煙水下三湘”,“四十八站上云南,四十八站到長安”,沅江,成為一條連通中原內陸與大西南的國際“黃金水道”。精明的蜀商,往往選擇避開長江三峽的天險,在川東坐船順酉水而下,到達沅江拐了一個大彎的沅陵窯頭(楚秦黔中郡故址),再溯沅水將眾多的桐油、棉麻、茶葉、食鹽等山貨轉運到貴州,然后以走山路著稱的黔滇小馬組成馬幫,用水陸聯運的方式前往東南亞的越南、緬甸、老撾、印度等地。

沅江,作為著名的“南方水上絲綢之路”,在懷化境內,更是“黔客東進、張客南下、長客西入、桂客北上”的黃金走廊,它是一條商貿之江,集中體現了湘商文化的精髓;它是一脈文化之河,歷史厚重,文化多樣化突出;它更是一處精神之源,是世世代代生活在沿江兩岸的人們對自然和人類社會發展的精神寄托。

沅江北岸洪江市岔頭鄉巖里村距今7800年的高廟文化遺址,叩響了懷化深厚遠古歷史的大門,比世界最早的文明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蘇美爾文明整整早了2300年,足以對“世界文明”的起源重新進行定義。同時,其自然生態無與倫比, 歷史文化厚重獨特,高廟文化、屈原文化、雜交水稻稻作文化、商道和航運文化、侗苗民族文化等無不具有獨特性、獨占性,甚至具有壟斷性、不可復制性。

沅江,灘水相連,疾緩任性,狂放不羈。從云貴高原飛流直下,穿過黔東南與湘西北腹地,一路咆哮高歌,掠過陣陣野性的楚風,繁衍出無數座城市、村莊與碼頭。“常德桃源一大站,穿石界首清浪灘。北溶辰州瀘溪縣,浦市江口到銅灣,安江洪江黔陽縣,獨寨公坪芷江邊,再走三程方到岸,清溪交溪到鎮遠……”沅水九溶八十溪,從沅陵下常德,三垴九洞十八灘,灘灘都是鬼門關。其中,浪木洞、橫石、九磯、清浪、滁灘最險,嚷灘最長,翁子洞、三絞灘的纖最是難拽。沅水流域各處重要的城鎮與碼頭,大致有銅仁、鎮遠、龍溪、托口、洪江、黔陽、溆浦、辰溪、浦市、沅陵、陬市、常德,以及酉水上的吉首、古丈、永順等幾大名鎮,清水江上的麻江下司和天柱三門塘,巫水的會同高椅等,這些城鎮與碼頭,船來人往,熙攘繁華,即便是到了民國初年,諸如托口,仍有縱橫交錯的九街十八巷,商埠碼頭十八座。洪江古商城,更是集聚了商行、錢莊、青樓、煙館、酒店、作坊、厘金局、寺院、報社、客棧、戲臺、學堂等五行八作,大有“錢塘自古繁華”的派頭。(張遠文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噠噠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